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快斗出手

作品:《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

????ps:ps:给书友过生日,祝玲和小冰雨生日快乐

????第一百二十二章 快斗出手

????很快地,被铃木园子用模型枪打下房梁的“基德”又重新站了起来。(www.k6uk.com)同时铃木园子也宣告了这仅仅是一个余兴节目,为的就是告诉基德偷珍珠的下场。弄得我身边真正的基德满头的黑线。而那个魔术师也一边换着衣服,一边向在场的各位说着自己对怪盗基德的看法。“的确,不论是他还是我,我们都是欺人耳目的艺术家,不过与他不同的是,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术师,是绝对不会输给那个以小偷为正职的家伙的。”被称为真田一三的魔术师脱下了斗篷,换回了自己的西服与领结,向着舞台的方向走去。“那么,各位来宾,现在就请各位到舞台边上来吧,来欣赏我为大家准备的精彩的魔术表演。”

????“flag已立。。。救不了了。”我耸了耸肩道。在快斗面前说什么大道理,那简直就是挑衅快斗啊。抬头看了看“小兰”,此时的她也是一脸的自信与不屑,看来快斗是打算在待会儿魔术表演上好好的秀一把了。走到他身边,我轻轻的踢了踢他的脚边。感受到脚边的动作,他低头看了看我。学着小兰一副疑惑的样子。

????【玩归玩,可别玩脱了,我再提醒你一次,前面那个戴眼镜的小鬼可不是一般人。被他抓了我可救不了你。】混乱的场合中,我对基德动了动嘴唇,用唇语告诉他我要说的事。而“小兰”也是看明白了我要说的话,对我俏皮地吐了吐舌头,让我一阵恶寒。虽然小兰吐舌头的样子很可爱,但是一想这个人是快斗。我不由得感觉后脖子有点发凉,不愧是感受过青子卡哇伊攻势的人啊,这样的动作做出来一点也不生疏。

????“嗯!?”突然间,柯南猛然回过头,向四周张望着。而看到柯南的动作,快斗急忙再次摆出小兰的姿态。而我这边观摩着两个人的动作,也是无奈地一笑。工藤这小子明明就是懒,还说什么对人的辨识意识不如我,明明已经可以感知到对手的气息了,虽然不能准确的感知位置,但是光凭这一点,他就有资格站在小兰身边保护她了。尽管现在已经保护失败。。不过倒是个可造之才,以后有机会多用杀气冲冲他,让他早点进入意识状态。以后抓人也就不用费那么大的劲了。不过这其中快斗也有责任,毕竟跟工藤一个妈生。。呸,一个人物性格出身的。那份喜欢出风头的心情怎么也收不住,如果说对手是我这个等级的杀手,那他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赔的。

????“喂,薰。”柯南一脸凝重地向我走来。

????“嗯?”

????“我刚刚感受到了基德的气息,他就在这个人群中。”柯南小心翼翼地向着周围张望着。

????“嗯,他的确在这个人群中。”我凝重地对他说道。

????“什么?你发现他了?是谁?”柯南有些兴奋的看着我。不过刚刚我那一脸的凝重就在柯南兴奋的时候转变成了半月眼。

????“我是想说。如果基德不在这个人群中,那他就没有机会再去偷那个珍珠了。所以,你刚刚的话等于没说。”

????“喂喂。。。”柯南无奈。

????“嘛。。。距离船到港还有三十分钟左右,你跟基德都没有时间了,去享受你们的游戏吧,我就在旁边看着就好。”说着,我从柯南的身边越过。向着舞台走去。自从四年前被玛格丽特束缚之后就好久没有变魔术了啊,去走近点看看快斗要怎么玩这次的魔术。顺便看看自己的眼力在魔术界还能不能过关。万一以后真的转职了,去当个魔术师也不错。

????————兰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&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————

????“那么,首先为各位表演最简单的纸牌魔术。”真田一三站在舞台上,手里拿着一副纸牌把玩着。

????“请等一下。”在人群的最后。一位留着马尾的男性突然举起了手,而所有宾客的注意力一下就集中了过去。。。除了我。此时的我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眼前的那个魔术师身上,当所有宾客回头的瞬间,真田一三将牌用两只手握住,左手中指和无名指轻轻一扣,一张牌便悄然无声的就钻进了他的袖子里。

????“托?”我挑了挑眉。不过无所谓,这种简单的纸牌魔术我也没兴趣,回头瞟了一眼“小兰”,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。接下来就是大家的切牌阶段。不过谁切已经无所谓了,反正关键的牌已经到了魔术师的袖子里。很快地,为了体现魔术师神乎其技的技巧,大家轮流都将牌切了一遍,然而由于园子的准姐夫手一抖,所有的牌都纷纷地掉落在了地上。小兰和园子也是直接上去帮忙把牌捡了起来。然后转交给了真田一三。

????“非常感谢,两位小姐,作为答谢,请让我送你们一张牌吧。”说着,真田一三将手里的牌单手摊开供小兰和园子挑选。

????“中计了。”我在一旁邪魅的笑着。这个叫做真田一三的魔术师已经掉入了快斗的陷阱里。首先,真田一三这个魔术在最开始就被快斗识破,所以快斗才借机挖了这么一个将计就计的陷阱,最后一个拿牌交给魔术师的人将会和魔术师进行互动,这是这个纸牌魔术必要的环节。那么只要拿到这个名额快斗就可以让这个魔术师难堪。就算刚刚园子的准姐夫没有将牌掉在地上,小兰也会把牌拿过来再切最后一次,然后将牌还给魔术师,恩?你问为什么保证小兰之后不会有别的人去再切一次?这个船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礼仪规范是最基本的东西。小兰已经把牌递向了魔术师,那么试问这里的人谁会去从一个女孩子手里抢那副牌呢?再者说小兰的身边还站着铃木财阀的二小姐呢。这样失礼的行为根本没人敢去做,而快斗很精明的算计到了这一点,于是就顺利地成为了接触牌的最后一人。

????“请稍等一下。”就在小兰要挑选拿哪张牌的时候。真田一三说话了,“在这位美丽的小姐选牌之前。请先让我用透视眼将你的内心看透,来预测下你要选择的牌吧。”说着,真田一三就做出了思考状,同时也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鸽子放了出来。“鸽子?heart?心?嘛。。那就是红心a嘛。”真田一三幽默的解释道,而大家也被魔术师的幽默逗笑了。于此同时,在右手鸽子吸引人们注意之后。真田一三的左手一抖,藏在袖子里的牌就被抖进了手中的牌堆中。

????“小兰,右边,右边那张。”园子兴奋地指示道。而在看定小兰要自己手里最左边的牌后,真田一三的拇指也是轻轻一动,将早就准备好的红心a放在的最左边,也就是小兰所面对的最右边的位置。

????“诶?这是?!”小兰从牌堆中拿出了一张牌,不过并不是红心a,而是基德的预告:【我就像是被埃及女王迷惑了的西沙一般。已经悄然来到了你的身边。——怪盗基德。】

????“基德?!基德出现了!”随着小兰将预告的念出,现场立即慌乱了起来。听到基德的名号,警察也是立刻就开始组织人员开始安抚在座的宾客。

????“嘿诶?所谓的出场就是这样啊。”我眯着半月眼看着还在一脸惊讶的“小兰”。不得不说快斗的计谋,既让真田一三出了丑,同时也宣布了接下来自己的游戏时间也正式开始。不过我也有点奇怪,基德明明是个小偷,又不是杀人犯,这些人有什么可慌的。没有理会在场的人员的慌乱。我直径走到柯南身边。对他细声问道。“怎么样。有头绪了么?”

????“啊,我已经知道了那颗真正的黑暗之星在谁的手里了。”柯南自信道。“只要怪盗基德敢出手。我就能马上把他从这五百人中抓出来!”

????“哦?是吗?那祝你好运了,工藤。”话后,我便向着门外走去。

????“诶?你不想听听我是如何找到那颗珍珠的所在的吗?”柯南不解。向别人解说谜题的答案一向是他最大的乐趣。所谓出风头说的就是这样,不过貌似他找错了谈话对象。

????“不了,我刚刚吃的东西有点多,出去消化一下。”我没有回头看柯南。一边走一边缓声说着“只听一半多没意思。等你抓到基德之后再把整个事情都说给我听吧。”话后,我直径向着宴会外面走去。留下了柯南一脸郁闷地看着我的背影。其实这也不能怪柯南,我没有兴趣听他说,是因为我自己从最开始就已经推测到珍珠会带在铃木朋子的身上。怎么说我也是盗一叔叔培养出来的。对于宝石的鉴定,我的功力绝对不会输给快斗。黑暗之星是园子曾祖父在六十年前买的,就算保养的再好,现如今也不可能再有耀眼的光泽。所以假货里面那些耀眼夺目的就可以全部排除掉。再有,珍珠的成分是碳酸钙,如果不做好保护措施就上手去抓的话,很容易导致珍珠被酸化。那么它的价值就会一落千丈。为此,懂得珍珠的人都会戴上手套或者用手帕等丝绸隔离手与珍珠,那么这样一来范围就再一次的被缩小。而最关键的一点。黑暗之星被视为铃木家的守护神,就算打死柯南,我也不信铃木家会把真正的珍珠交给别的人。再加上铃木朋子一开始给的提示,我很容易的就能判断出有资格佩戴那颗黑暗之星的,整个会场符合标准的只有两个。铃木朋子本人,以及铃木园子。在结合珍珠的寓意和铃木夫人的高傲,不用想也知道珍珠一定会戴在铃木夫人的身上。所以,与其待在会场,还不如出去吹吹海风。

????(薰:感谢作者君放过我。我下次不敢了。)

????(作者:早这样多好,否则也不用受罪吃那么多东西了。)

????由于自己是个小孩子,所以虽然发生了慌乱,但是门口的警官还是把我放出了会场,毕竟一个小孩子在慌乱之中是很危险的,要是发生踩踏事故可就麻烦了。反正怪盗基德也不可能装扮成小孩子,所以现在放我出去会场外对于警察来说也是一件好事。走出了会场,来到外面的甲板处,享受着清爽的海风,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情放晴朗了不少。

????“呼。。。有多久没有这么轻松惬意了?”我感受着清凉的风吹,贪婪地呼吸着海上湿润却带着一丝咸咸味道的空气,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。记得静流最喜欢看的就是海了。于是我拿出手机,拍了一张海面的夜景发给了静流,距离港口不到三十分钟,这样的距离拍出的夜景效果也是相当不错的,在发照片给静流的同时,我也嘱咐了她再次帮我去挑几款新的衣服。很快地,我就收到了静流的回复,表示衣服没问题,我可以随时回去拿。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笑容,我把手机的短信功能关闭,将画面定格在了一张唯美的睡脸上。茶色的波浪短发,粉红色的睡衣,恬静的脸颊没有一丝污染,只有几根零碎的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,眉宇间带着一丝忧愁。看着令人心疼不已。

????“唉。。。”长长的叹了口气,手不经意地想去帮她把贴在脸上的头发捋顺,却发现自己的手只能尴尬地触碰在手机的屏幕上。

????“志保。。。对不起,让你受苦了。”望着画面里的人儿,我的眉宇间流露出了些许的不舍。“请在忍耐一些时间。很快我们就能见面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